是小成本小格局的诚意之作。像詹一美之前的split,非常好的演员表现,非常好的主题立意,想讨论的关于演员方法派演技将演技当做真实,而作为血肉之躯的人,最后如何将演技从真实中剥离呢。那一刻我为你心动为你魂牵为你潸然落泪,如果说生活只有此刻,而我如此忠实于我角色的感受,我是不是真的爱你,我们在角色中相爱的那一刻如此感人是否因为真实,而那一刻我们当真能把自己和所谓我们在扮演的角色剥离,如果我们因为我们的思想而存在,那么如果我声称我是用心用感受去演绎这个角色,那一刻我想到你而落的泪是否就是真实的我曾爱过你。同人cp粉的毒瘾和教义。
但是剧本的确很弱。仿佛就是拍一步看一步,过程中场景为了本身美感而舍弃了合理性和服务于整个故事的职能,包括流传广泛的吻戏,关门后的慢动作般的停顿转身,就像过于刻意的要营造某种暧昧紧张耽美的氛围,而这是满足于个人取向而不经深思的选择。海边的曼彻斯特为什么能从看似刁钻的角度把一个故事不动声色地讲述得感人肺腑,因为剧本经过三年打磨,编剧清晰地明白自己要的是何种情绪,何种故事,所有细节里何种态度,再辅以完美的演员,才会有这样的佳作。method是he还是be,如果就大众取向二人彼此吸引并真心相爱而宰夏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与英佑分开都算是be,method在结尾为了扣题method选择的是更为残酷的结局(无视逻辑的欠缺来看):宰夏在话剧的推进的过程中因为英佑将情节与现实故意混淆,让宰夏担心起熙媛的安危,对claire的担忧部分投入的感情比对singer的爱的部分要更真挚,而在台下的熙媛也认识到这一点,所以宰夏不消解释就剖白了自己的内心,和熙媛冰释前嫌双宿双飞了。(呢!)英佑成为了完美的singer,只是无论是戏里还是戏外,他都没有得到他爱的人的爱。
熙媛/
扮演熙媛的女演员叫做尹胜雅,真是美的不行,远景近景A面B面,穿衣也有品,人也很温柔。恨不起来。
吴承勋/
当然是这部戏当之无愧的第一亮点,某个电台节目里尹胜雅说起吴承勋说他“不知道的时候眼神很挑衅,笑起来却又很可爱”,精准提炼概括出吴承勋个人的魅力点。而对于英佑这个角色,吴承勋本人也说过“冲动的自私的纯真的有着致命魅力”。相对于英佑我更喜欢singer,吴承勋在扮演反派的黑暗的和爆发性魅力在话剧中的singer中反而有更好的呈现。人人都可以可爱甜美有礼貌,但是我喜欢挑衅的不耐烦的不择手段地痛哭失声的痛失所爱的崩溃。最后一场戏里英佑的爆发,“我讨厌狗和小孩”的咬牙切齿,“哥只是想救自己”“哥就那么想活吗”“我不是说过你再对我说一句谎话我就会杀了你吗”的绝望,爱情这场戏里英佑和singer一样苦苦挣扎,爱人却一早换了心肠。最后的话剧那场戏吴承勋爆发力吴承勋大有前途。
话剧剧本拼图/
剧本小格局,情节弱化游离,吴承勋说电影开拍前一天话剧的剧本才出来,几乎这个unchain的话剧就是服务于电影剧本的产物,于是在电影情节推进是可以无限调节以达到与电影人物双关的目的的。话剧里出现的每一个场景都有两人感情的不同阶段,宰夏英佑冲突那场戏英佑对宰夏动心,spotlight那一幕宰夏开始对英佑动心,之后内心挣扎的心神不宁的宰夏对所有人挑刺,弄伤了英佑,却几乎是彼此确认心意。然后宰夏带英佑去他的海边秘密基地,毫无戒心一心以为只要两人相爱就无所畏惧的英佑在ins上发照片掀起舆论风波,这时宰夏还在因为以为是熙媛把人引过来的而责怪她,但是后来新闻发布会上就冷言冷语毫无留恋地拿开英佑的手(这里一遍遍询问“你爱我吧你是爱我的吧”的英佑),为什么?难道仅仅因为英佑不假思索公开两人感情,如何能对眼前一样承受压力的惶恐不安的英佑置之不理?剧本的锅。
英佑宰夏第一天见面的时候话剧导演怎么介绍的?“因为太爱Walter而把仇人mark错认为Walter的失明男子singer”
和“虽然得到了singer的爱最后却要杀了singer的Mark”,所以宰夏到底演的是Walter和Mark?但是无论如何,Walter还是Mark,爱的都是Claire。singer绑架了Mark,以为是Walter,所以Mark能完全不相信singer关于被Mark强迫的谎言。singer绑架Mark是为了和他心中的Walter在一起,Mark为了得到singer的信任装作Walter说谎,所以真正的Walter或许曾经爱过singer,但是最后那个场景里singer以为的Walter其实是Mark,是爱着Claire的Mark。
/到底是不是同性题材。
是否因为风评舆论改口我不知道,但是导演说这不是同性题材倒的确无可厚非,导演自己拍的电影到底想拍个什么东西当然导演本人更清楚,尽管完成度又是另外一回事,或者同性题材这一类别的划分本来就是因人而异(虽然看不出这有什么重要的,好作品最重要的当然是动人心弦感人肺腑啊)。接吻前问你是不是gay真的不是那个场景里的调情佳句啊。

宰夏彻底的乱了、疯了,开始混乱的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一反常态的质疑导演剧本的台词,莫名对来送饭的熙媛发脾气,百般挑剔英佑的表演方式,一切的一切都显得特别反常。之后在与英佑对戏的过程中过于激动,导致英佑手腕受伤,英佑一脸“无辜“捂着伤口看着不知所措的宰夏。当晚宰夏心烦意乱的辗转睡不着,起身拿着衣服出门了,同样未睡的熙媛趁机翻看了宰夏关于这次演出的“秘籍”,结果发现里面一个字也没有,熙媛苦笑了一声。

熙媛在质问宰夏时,让他不要说话,说一切都是演技。她在自我欺骗,他知道过往的宰夏会入戏短暂成为另一个人,但一结束话剧就会回来,但这次她怕了,所以她说她在悬崖边上了。这次宰夏不需要爱上英佑,但他却表现出了爱。
如果是这个思路的解读,大概可以比较突出主题——method。还有,method的确是部好电影,一开始我也觉得感情发展莫名其妙,这里的确不太好,扣分。如果这部分剪辑得好一些,我觉得这电影是能成为经典的。话剧的部分才是真正的精华,unchain的剧本和宰夏英佑之间的感情,与方法派演技的结合真的很完美,角度也很新颖。

call me by your name
的漫长等待中间出现这部片子,花絮里看拥抱和对视,然后吻戏片段流出,韩国上映,十一月三十日释放片源,在b站看生肉直播,之后迅速跟进的字幕,不同版本之间的差别。此前累积起来的期待,反复咀嚼以至于正片里和之前花絮中略微剪辑的不同也会感到突兀。比如宰夏为英佑挡光,说spotlight,
yeah,正片里中间多说一句“英佑”,也觉得节奏怎么不对劲。搜索引擎,b站,微博所有检索框里的“method”“吴承勋”,花絮剪辑的MV让我有心无心地整整唱了一个星期的追光者,身边人听到会说“诶你也看蒙面歌王了吗”或者“你看了夏至未至哦”,才会了解这才是时下可以广泛交流的话题,而不是“最近很期待的一部电影但是没有上映但是有人用花絮剪了这首歌的MV觉得很好看呢”。在没有正片用花絮续命的日子里英佑拉住宰夏挡在眼前的手是平常的倾诉,是属于两个人的时刻,而不是借着话剧的台词的偷偷试探。
“是我浪费在你身上的时间,让你变得如此珍贵。” 以至于像是参与了他的成长。

Duang –

© 本文版权归作者  yane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宰夏和英佑以及毫无存在感的经纪人在市场找寻合适道具的时候,宰夏的女友熙媛也出现了,英佑一直带着审视的表情看熙媛,后来英佑的粉丝涌过来,英佑拉着熙媛拍照并且上传到ins,第一遍的时候我就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拉着熙媛拍照,这行为不是非常突兀吗?再一琢磨就明白了,爱豆粉丝对爱豆身边出现的亲密的女性是很有敌意的(实例请参考鹿晗的粉丝)。

个人理解——两人是相爱的
电影名字为Method,方法派,导演也强调过作品的中心是想探讨方法派演技,所以“方法派”是影片的关键点。
一开始宰夏就是被说成是方法派的实力演员,但在后面空白的笔记本中可以知道,他其实是体验派演员,但只是一直对外说自己是方法派
关于体验派和方法派,我专门去查了资料,通俗地解释就是:体验派要活成角色,而方法派是通过“替换”自身的经历去演角色
那么问题就来了。片中导演一开始介绍就说:宰夏是接受了singer的爱却要杀死singer的mark,而singer是由于太爱,误把mark认成walter。unchain是以这样的故事展开的
所以宰夏的任务,是要演假装爱singer的mark。所以自始至终根本不需要他像walter一样真的去爱singer
宰夏是在相处中真的爱上了英佑,反而入戏变得困难,他像是真的walter一样爱上singer。
这时候再演假装爱singer的mark就开始变得困难。所以最后的话剧里,他被英佑一直带得混乱了几次现实和话剧。
其实宰夏和英佑都一样,清楚戏和现实的区别。尤其英佑,英佑自始至终都在使用方法派演技,演话剧时,他把他和宰夏替换成了singer和walter,所以最后英佑说他是完美的singer,而宰夏只是walter(注意,剧本原文其实是写mark,但我个人认为说walter只是为了剧情的连贯性和照顾观众)
这里我就想到了一个全新的解读——
“宰夏只是walter”,这句话的意思是否是说宰夏只是演了戏里的mark,但现实的宰夏是真的爱着他,所以他不完美。
所以英佑最后在车上这样笑,他也清楚宰夏是为什么拒绝了这份感情,但他在逼宰夏承认爱他。
导演最后说的那句话——人和人的感情是个别的,可以连接又可以断开。我觉得是在映射宰夏,熙媛和英佑三人的关系。(即真walter,Clare和singer的关系)

那部戏中戏的名字叫《UNCHAIN》。年轻爱豆扮演的角色叫singer,是一个想超越Walter而没有成功的,将仇人Mark误认为是Walter的失明男人,而宰夏扮演的角色是一位为了活下去,虽然得到了singer的爱却杀了singer的Mark。(好复杂的剧情,戏中戏中戏,他是Mark,却扮演着walter)。

其实最初,宰夏对英佑真的是无感的,准确来说还是有点不喜欢的。不然他作为一个体验派演技主义者,没必要去搜索英佑的新闻、去看英佑的舞台live去找状态的。但他没办法忍受自己参与的作品被这样一个漫不经心毫无表演热情的人给毁了,他是前辈,他有责任也必须去引导英佑。所以最初他对自己的定位是“引导者”,是一个想通过自己的经验、办法去带领英佑沉浸入角色的资深前辈。

这一刻宰夏变成了walter,walter看着singer手里的断指,出于情感本能想拥singer入怀,singer在用低沉带有蛊惑性的气音对walter耳语:“我要拿走这个,因为是我的。”这一刻,其实分不清,耳语的那个人究竟是singer还是英佑,抑或是singer英佑的合体。宰夏在那瞬间发现了自己的内心变化,好像一下子被吸进了singer和walter的世界,此情此景是不是有点熟悉?对,就和当时流泪的英佑爱上宰夏的那个场景一样。而这一次是扮演Walter的宰夏分不清了、迷失了,不自在了。直到看到观众席上的熙媛才找回一点神思。“慰军宴”上,宰夏一直处于在沉思的状态,至于原因,也好猜的很,因为宰夏混乱了。因为他从最初对表演这件事信手拈来“引导者”变成了剪不断、理还乱的混乱者。到拍剧照的时候,能非常明显的感觉到宰夏的局促和不安,而形成鲜明对比的英佑却从容自在的很,英佑仿佛从一个“被引导者”变成了“引导者”,他刻意模糊了自己与singer的边界,一直刻意却假装不经意的“引导”着宰夏,其实此处换另外一个词更合适——“引诱”。英佑提前离开聚会时,宰夏还刻意摆出前辈的姿态对英佑谆谆教导,而一旁的熙媛已经开始看出了这两人不对劲的端倪。

又一次彩排时,英佑对刺眼的聚光灯发了脾气,一个人跑去了天台,宰夏了然的跟了过去,这一次他没有用前辈俯视的劝导方式,而是采用了稍微柔和的劝解方法,举了自己过去也曾害怕聚光灯的例子,还陪着英佑“翘班”躺在阳台上晒太阳。那个场景拍得很漂亮,有点拍海报的感觉。看似英佑好像在戴着耳机闭着眼睛听音乐,实际上却是在关注着宰夏的一举一动,宰夏刚开始担心排练问题而抬手看时间时,英佑立刻起身下天台走回剧场。

电影的名字叫《method》,直译为方法派,我特意去查了下表演体系里关于“体验派”“方法派”“表现派”的差异。以我自己浅薄的理解能力,我是这么理解的。

在这里,我可以负责任的说,singer爱上了。

这两句话看起来是完全矛盾的吧?其实一点儿也不矛盾。

注意到method
这部电影也是因为微博,之前无意在热门看到的不少人因为预告片而讨论的很火热,我虽然没看预告片,但也留了点印象,因为主演之一是韩国走忠武路的老戏骨朴圣雄。前天刷微博又看到了熟肉资源已经出了,想着无事就看看。带着朦胧的睡意(前一天太累了)看完第一遍的时候,想起了霸王别姬,总觉得骨骼很相似,只是皮有不同。当然,和霸王别姬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在我看来霸王别姬是神作。老话的那句“美人在骨不在皮”这句话其实是有道理的。昨天上午想着认真再看一遍了,果然看到了很多第一遍没注意到细节。看到有很多朋友觉得这部电影特别莫名其妙,节奏快的措手不及,相爱也相爱的莫名其妙,结束也结束的莫名其妙。其实,我倒有不同意见,我觉得一点儿也不莫名其妙,电影进展的每一步都是有迹可循。写这个影评就仅讨论这个部分。

宰夏这次真的万劫不复的坠进去了,意乱情迷的亲上去了,亲吻时,英佑偏了下头,宰夏以为这是个拒绝的信号,便停下来了。接着英佑用手圈住宰夏的脖子,把宰夏拉向自己,主动伸出脖子亲吻着宰夏,此时片中除了缓慢的音乐就剩现场收声的亲吻的声音了。这个两分多钟的吻真的非常动人,旖旎到极致。

Duang –

只是看着宰夏开始说着singer的台词:“在回家的路上大家盯着说闲话,哥没有放开我的手不是一直牵着吗?那比任何话都能感受到,我们深爱着彼此。”(看到这里我想起了张国荣对着记者牵着唐鹤德的手的那个背影。)其实刚开始singer说话的时候,宰夏还是宰夏,嘴角带着微微笑意看着英佑,仿佛在看着一个看着他逐步成长的孩子。而当singer深情凝视着宰夏说“我们爱着彼此”的时候,你能看到宰夏的表情凝滞了,嘴角上扬的弧度消失了。

这次英佑在离开宰夏家时,略微犹豫了一下也像宰夏一样摸了下玄关的代表着熙媛的那个雕塑。

宰夏带着混乱到一塌糊涂的身体又去跑步了,混乱的心理连着跑步的步伐也显得凌乱起来,他自言自语呢喃着说自己疯了疯了,一抬首却看见正坐在路旁等他的笑靥,英佑一脸灿烂地对着宰夏喊了声哥,宰夏此刻什么理智都丢到了九霄云外,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丢掉了九成,还留有一成的理智用来看周围有没有围观的路人,并且把英佑拉到没有旁人的仓库中反锁上门,才把剩下的最后的一成理智丢掉。而英佑是从头到尾都是只注视着身边的这个人,什么都不在乎的姿态,丝毫不在意周围人有没有看到自己。其实这里已经能看出这两个人的区别了。宰夏把英佑推到墙边,用双双臂把英佑困在里面,问英佑:“你是gay吗?”英佑笑了说:不是啊。然后停顿了下,用手抚上宰夏的肩,依然用压低的气音说:“我只是喜欢哥而已。”英佑三次用气音哑声说话,第一次撩了宰夏的心,第二次乱了宰夏的心,第三次抓了宰夏的心。

当晚,英佑就真的认真的开始看宰夏给他做演技参考的书,并且很认真的看了剧本,下了很多功夫。还自己对自己的角色的台词提出了非常有感受有想法的意见,导演也很认可。宰夏对刚提完意见的英佑勾了勾手指,英佑大概以为宰夏要对他说什么,就走近了点但不够近。宰夏又勾了勾手指,英佑又靠近了些,宰夏拿过英佑的剧本翻看,剧本上做了很多功课,里面都是密密麻麻的标记、笔记,宰夏虽然没有动声色,但从微表情看,他对英佑这个“徒弟”很满意。那时,宰夏对自己的定位依然是“引导者”,而英佑是那个聪明的“被引导者”。当天排练结束后,“前辈”宰夏针对角色问英佑明天能不能更喜欢Walter一点儿?英佑立刻回答“是。明天能更喜欢walter。”随后那个记载着宰夏每一次演戏心得方法的重要道具笔记本出场了,导演告诉英佑,那是宰夏集演技大成的“武功秘籍”,要英佑去借来看看,宰夏转换话题委婉拒绝,跟导演说第二天要去找适合戏中角色的道具,英佑提出要和宰夏一起去。

“体验派”:“我是它。”

就在这个时刻、这个地点、这个瞬间。

此时的镜头切到了一个人来到排练的剧场的观众席坐着的宰夏,我猜想他来到这里只是想找点理智回来,他想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戏,都是假的,感情是假的,情绪是假的,walter是假的,singer更是假的。只是没想到英佑却在此时此地出现,还是以singer的台词出现的,先听见其声,再看见其人。看着站在灯火阑珊下的英佑,听着英佑化身singer说着台词,还用气音略带嗔怪用的问他是不是忘记了台词。这一样一推,宰夏彻底的掉进去了,掉进了英佑的世界里。其实宰夏早就爱了,只是一直混乱的不想承认这个事实而已而已。宰夏走过去拥住英佑,情不自禁的吻了他。这个吻非常短暂,因为随之而来的熙媛看到了这一幕,愤然离开,起身的声响打断了这个吻。熙媛离开时,还撕掉了unchain的海报的一角。真的不要小看女人的第六感,熙媛很早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早到也许连宰夏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一方面是因为女人的敏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熙媛太了解太了解宰夏了。

好了,写到这里也完全可以解释完两人的相爱过程了,线索也非常明朗了。我就觉得很疑惑怎么那么多人觉得莫名其妙呢,这三个演员已经把细节处理的非常好了。电影因为时长的原因,的确有很多值得深入的部分都没有拍出来,给观众的感觉非常短促,但这位女性导演已经很细致的在很短的时间里把这个相爱的过程已经讲清楚了。

你觉得呢?

爱上一个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

翌日清晨,熙媛故意拉住要起床的宰夏,主动与宰夏亲热,宰夏却无动于衷,熙媛有些崩溃了,带着哭腔问宰夏为什么不看自己,她告诉宰夏,她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了,不要再推了。其实熙媛爱的很辛苦,宰夏每一次的入戏出戏,她已经习惯自己是那个带宰夏出戏的人,可是这一次,她真的有了危机感,真的有点方寸大乱。

爱上一个人需要理由吗?需要。

购买道具分手的路上,宰夏和熙媛牵着手缓慢步行回家,而英佑在车中想对宰夏说书看完了,宰夏当然不知道。之后英佑借还书之名去了宰夏家,那时的宰夏正在和熙媛玩水玩得不亦乐乎,一低头看见了笑的一脸纯真拿着那本《open
the
door》的英佑。俩人在阳台上喝着酒聊天,英佑背了一段在宰夏借他的书上看到的一段话:“一个idea中必须由血肉与感交织于真实,那是要超越模仿境界才能掌握的,所以一个被创造的人生,是一个无法与现实区分的同样的人生。”这段话真的非常适合这个电影,而且有种点题之感。这两人就正在过着无法区分戏与现实的界限的生活。清醒的只有那个既是当事者又是旁观者的熙媛。当时宰夏听完这段话有点惊喜,感叹了一句:“你也是个相当的疯子。”那时候宰夏已经开始对英佑有点好感了,这好感主要来自于演员的“共通感”,但是宰夏本人并没有真正察觉到这件事。接着熙媛也上来了,三人一起坐着闲聊,说起了玄关的人像雕塑的由来,那是熙媛的自像雕塑作品,当时是宰夏执意要买,熙媛不卖,一来二去后,熙媛提出要买的话必须连雕塑的主人一起带走。英佑用带着半探寻半讽刺的语气歪着头看着熙媛问:“是在诱惑他吗?”熙媛没有直接回答倒是反问宰夏,宰夏回答:应该是吧。熙媛的回答却是否定的,还顺便对宰夏表了个白,俩人开始旁若无人深情对视。宰夏耐人寻味的看着俩人没有说话,当晚英佑留宿在宰夏家,醒来后看着窗外跑步经过的宰夏,熙媛与英佑交谈起记台词的方法,熙媛告诉英佑,宰夏有时候会和自己对台词,英佑也提出想要和熙媛练习台词。英佑演的singer说:“我讨厌孩子们和狗,因为毫无理由的得到爱,世界上的爱是有总量的。”熙媛说这段台词很棒,英佑又一次重复了这句台词,说完了还看了眼熙媛。我自己觉得英佑在第一遍说台词的时候是在演singer,而第二遍却是在体验singer,所以说完台词一直看着熙媛,你知道,女人的直觉是很灵敏的。

Walter继续对singer说:“你是真的不知道吗?我有多么爱你。你真的不知道吗?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开始。我就放弃了我所有的东西,你就把我圈住了。”面对这样的Walter,英佑震撼的跟着入戏变成singer了。Singer开始动情流泪了,不由自主对Walter说:“对不起,像小孩一样乱来。”

有的人说这也太莫名的吧?就这样爱上了?对呀,就这样爱上了。爱上一个人就是一个moment,一个微笑,一个回眸,一个抬手,一句话都有可能让爱情降临。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乘除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导演带着英佑去宰夏家里吃饭,想通过演员之间多些私下互动来找演戏状态,宰夏回家进门的时候摸了摸玄关里的雕塑,英佑后来进门的时候也凝视这个雕塑半天。宰夏找了几本关于演戏的书给英佑,其中有本书,书名是《open
the
door》。我觉得这本书应该是导演刻意安排的,一物双关,宰夏是打开英佑演戏之门的人,同时还是打开英佑心门的那个人。在饭桌上,宰夏交往多年的女友熙媛想调节气氛的问英佑:话剧有趣吗?英佑回答:话剧会有趣吗?宰夏抬头看了一眼英佑。英佑继续说:怕是要变有趣了,变有趣不就好了吗?其实英佑说的是实话,他最初是真的觉得话剧很无趣,就是被经纪人安排必须来参与而且还完全不感兴趣的事情。可是现在,因为宰夏,怕是要变得有趣了。

拍宣传照的那段戏用的配乐很妙,正在换装的英佑提议两人把上衣脱了拍照更适合walter和singer两人的感情,偷瞄英佑的宰夏从善如流。当两人半裸相对时,BMG起,请原谅我的浅薄,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配乐,真的用的非常妙。我觉得有种探戈舞曲的感觉。探戈据说是2020足球欧洲杯,情人之间的秘密舞蹈,舞蹈者必须表情严肃,表现出东张西望,提防被人发现的表情。而这俩人拍照时的“表演”一来一往真的特别像两个秘而不宣的情人之间的感觉,一个带着挑逗的狡黠,一个带着僵硬的诚实。半裸拍照刚开始时,两人特别是宰夏都略微有点尬的各自站着,摄影师叫抬下手,宰夏主动把手放在了英佑的肩膀上,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英佑的脸上有了细微的变化,瞬间英佑带着singer出现了,singer开始不断的“引导”着宰夏。在整个拍照的过程,宰夏都没怎么敢正眼看英佑,各种不自在的微表情和动作语言将他的局促混乱展现的淋淋尽致。特别是英佑的第二次耳语,让宰夏的肢体语言更是僵硬的仿佛可以听见他紧张的骨骼在响。当晚在小酒馆里,宰夏看着英佑边弹吉他边唱歌,昏黄的灯光,年轻的脸庞借着歌悄悄诉着衷肠。

恩,从两人互相“绑架”到秘密基地开始,已经不属于解释相爱的缘由的部分了,所以停止不写了。

“方法派”:“我是艺术的它。”

角色背景交代清楚了,接着迎来了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作为一个有才华、热爱话剧的资深前辈宰夏来说,英佑的确非常不讨人喜欢的,一连两次对剧本对台词,英佑都展现了兴趣乏乏、漫不经心的状态,对台词完全是在吊儿郎当“念”台词。宰夏也的确非常明显表达了自己的不满,甚至直言希望导演换了英佑,导演出于流量需求拒绝了这个请求。到第三次对戏的时候,英佑依然是毫无感情可言甚至是嘻嘻哈哈的念着台词,宰夏出于专业的职业素养爆发了,走过去用手捂住了英佑的眼睛,想借助“方法”让英佑感受台词,英佑不知道宰夏在干什么,愤怒的想甩开宰夏的手,刚想开口骂人却被宰夏甩到一旁,英佑瞬间愕然,这一出让周围的所有人也愕然沉默。宰夏瞥了他一眼指着周围沉默的工作人员说:“在话剧中,沉默能够吸引暂时的注意,但绝对不会长远,因为紧张感马上回消失,每个瞬间需要像星光一样的火花,真正填满我们的东西。”英佑愣住了,宰夏刚说完,立刻入戏成Walter开始对英佑的singer说着戏中的台词:“singer,你是真的不知道吗?”此刻的英佑被宰夏所演的Walter的情感吸入戏中,不经意间眼神彻底变了。(此处要赞扬下这位年轻的新人演员吴承勋,小狗狗眼神真的非常到位。笑~)

准备排练时,宰夏半开玩笑帮英佑用手挡着聚光灯,英佑抓住宰夏的手,稍微拨开了一点,却没有松手。

“表现派”:“我演它。”

影片的开始,通过媒体的报道告诉观众,影片的其中一个主角李宰夏是一个资深话剧演员,是忠于“体验派演技主义”的老戏骨。而另一个主角英佑是个年轻爱豆,唱作兼备,因遭遇过事故,复出后首次挑战话剧,是个演戏菜鸟小鲜肉。

看到这里我想起以前看的《我可能不会爱你》里面的一句台词:“如果我看过你看的世界,走过你走过的话,是不是就能更靠近你一点。”用在此处倒是莫名的恰如其分,我探究了你的世界,探究了你爱的人,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走进你了?是的,我要走进你了。从某种角度来讲抚摸雕像是英佑开场的宣告式。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