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足球盘口 1

——中国加入《湿地公约》20周年纪实

中国绿色时报报道,这是不同寻常的20年。在人口急剧攀升、土地资源紧缺、自然灾害频发的过程中,中国认真履行《湿地公约》,建立健全保护制度、提升科技水平、丰富宣传教育、加强与国际社会合作,使人们对湿地功能和价值的认识不断深化,共同推进人与自然和谐。
这是成果丰硕的20年。在经济总量增长、社会协调发展、文化繁荣昌盛的进程中,中国共建立湿地自然保护区550多处、国家湿地公园213处,指定国际重要湿地41处,用坚定的信念和坚强的力量捍卫并推动着生态文明的步伐,为促进全球生态改善、增进人类共同福祉作出了重要贡献。
中国从1992年加入《湿地公约》至今,数字可见证其雄心,现有湿地面积居亚洲第一位、世界第四位;荣誉可见证其实力,先后获得世界自然基金会、世界生命湖泊大会等多个国际组织或政府授予的国际荣誉。
中国行动,让世界惊叹
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中国屡屡让世界惊叹。且不说古中国的四大发明,就当前的生态文明建设,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森林被称为“地球之肺”,中国人工林面积超过6100万公顷,居全球之首;湿地被称为“地球之肾”,中国湿地面积约3848万公顷,居亚洲之首。
尤其是作为湿地保护分水岭的1992年之后,中国湿地保护掀开了史无前例的新篇章,政府高度重视、民间大力推动,为了美丽中国的“肾健康”,凝心聚力、攻坚克难。
2000年,国务院17个部门联合颁布了《中国湿地保护行动计划》,明确了中国湿地保护的指导思想和战略任务。
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关于加强湿地保护管理的通知》,这是中国政府首次就湿地保护作出的明确声明,表明湿地保护已纳入国家议事日程。
2007年,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了中国履行《湿地公约》国家委员会,由国家林业局、外交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16个部门组成,进而提高了中国的履约能力。
2010年,长江全流域湿地保护网络正式成立,100多名网络成员承诺在5到10年共同推动2万平方公里湿地的有效保护……
政策先行,计划紧随,宣教、科研、合作等步步为营,有力地推动了湿地保护事业的快速发展,使一批典型的自然湿地得到有效保护,一批退化湿地逐步得到恢复,一批湿地可持续利用示范模式得以形成,湿地科研监测水平得到提高,湿地保护管理能力得到加强,全社会湿地保护意识得到增强。
仅“十一五”以来,中国新建湿地自然保护区80处,湿地自然保护区总数达到550多处;国家湿地公园由2个增加到213个、地方湿地公园180多处;新增国际重要湿地11处,总数达到41处。全国每年新增湿地保护面积30多万公顷,自然湿地保护率从“十五”末的45%增加到现在的50.3%,以每年一个百分点的速度递增。
然而,俗话说得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为将湿地保护有效落到实处,近年来国家层面给予了极大的资金支持。
《中国绿色时报》记者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湿地公约履约办公室了解到,自2006年以来,全国累计投入湿地保护资金近50亿元,实施湿地保护工程项目和中央财政湿地保护补助项目500多个,恢复湿地8万多公顷。中央对湿地保护的投入,辐射并带动了地方各级政府对湿地保护的积极性,地方配套资金超过中央投入的2倍以上,其中宁夏回族自治区恢复湿地2000公顷以上,黑龙江省恢复湿地超过8000公顷。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湿地公约履约办公室相关负责人介绍,特别是《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明确要求,要“坚持保护优先和自然修复为主,从源头上扭转生态环境恶化趋势”,指出要“实施重大生态修复工程……保护好草原和湿地”,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湿地保护管理工作明确了方向。
在此基础上,湿地保护被纳入了水资源管理、流域综合管理、土地利用等多个重大行业规划,湿地总面积、湿地保护面积被纳入了中国资源环境指标体系。
就连之前一直令湿地保护工作者担忧的立法问题,也取得了很大进展。截至目前,中国共有14个省完成了湿地立法工作,其余绝大部分省也正在做立法调研和起草工作。
国家林业局局长赵树丛在广东、青海、重庆等地视察湿地建设时也着重指出,只有加大对湿地资源的保护力度,完善法律法规保障,才能推动生态文明建设,推动区域经济社会建设取得新突破。
的确,维护湿地是全国上下的共同责任。只有建设和维护好湿地生态系统,维护和发展好生物多样性,才能保证地球的健康,人类才能永远地在地球这一共同的美丽家园里繁衍生息、发展进步。
“中国为湿地保护所采取的积极措施和所开展的工作对全球湿地保护,特别是对发展中国家具有重要的借鉴和推广价值,是全球湿地保护的样板,在发展中国家具有引领示范作用。”近年来,《湿地公约》秘书长安纳达·特尔格多次在相关国际会议上对中国所取得的成绩给予肯定。
进退抉择
责任与担当

从加入《湿地公约》至今,中国逐渐从全球湿地保护的边缘走到了中心区域,每一个“动作”都会受到世界的关注。
那么,湿地的价值究竟有多大呢?
湿地与森林、海洋并称为全球三大生态系统,具有涵养水源、净化水质、蓄洪防旱、调节气候和维护生物多样性等重要生态功能。如果换成货币语言,1公顷湿地生态系统每年创造的价值高达1.4万美元,是热带雨林的7倍,是农田生态系统的160倍。
可见,健康的湿地生态系统是国家生态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
然而,随着基础设施建设、土地开垦、引水、富营养化、污染、过度捕捞、过度利用以及外来物种的入侵,湿地也屡屡“生病”,甚至患上严重的“肾结石”。
据国家有关部门披露,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滨海湿地以每年2万多公顷的速度减少;湖北省内的洪湖、斧头湖、梁子湖、龙感湖4个湖泊面积,在上世纪90年代末比上世纪50年代分别缩小了48%、40%、33%和46%。
是放任不管,还是积极行动;是放纵贪恋,还是遏制欲望,在“进”与“退”的面前,中国的有力与无力、责任与担当,将全部显露在世界各国的眼前。
作为中国履行《湿地公约》国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单位,国家林业局高度重视湿地保护与管理工作,多次召开相关会议,紧密结合生态文明建设实际,统筹规划、科学部署,极大地推动了湿地保护事业健康快速发展。
2009年,《中国绿色时报》记者曾跟随联合国环境署/全球环境基金白鹤GEF项目采访了位于黑龙江境内的扎龙湿地。
由于连年干旱,加之湿地上游生产、生活用水逐年增加,乌裕尔河和双阳河来水量从4亿立方米骤减到不足1亿立方米,2001年扎龙湿地春、秋两季连续发生苇塘大火,过火面积达3万公顷,湿地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
缺水是扎龙湿地面临的首要问题,为此,2002年黑龙江省政府筹措资金300万元,通过中部“引嫩工程”为扎龙湿地补水3.4亿立方米,使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范围内明水面积达到6.5万公顷,接近正常年份的水量;2009年省政府批准建立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湿地补水长效机制,平均每年为扎龙保护区补水2.5亿立方米,省财政每年拨付200万元专项经费,齐齐哈尔市政府和大庆市政府各自拨付100万元。
2012年,湖北省荆州市为洪湖湿地立法时,《中国绿色时报》记者专程前往洪湖,了解了让“浪打浪”美景永驻的举措。
上世纪90年代,由于农产品价格持续低迷,渔业对比农业的比较效益凸显,湖区农民纷纷弃农从渔,在百里洪湖围网圈地,至2004年底,洪湖养殖面积占整个水域面积的70%以上,致使水质急剧下降到四至劣五类,水生植物几乎绝迹。
拆围势在必行。自2005年起,在拆围工作开展的3年里,荆州市政府共召开现场办公会议17次,下发会议纪要8个,并先后拿出近7000万元,拆除围网37.7万亩,安置渔民2500余户。3年间,洪湖沉水植物覆盖率恢复到70%,挺水植物之一的荷花面积恢复到7万亩左右,每年汇入长江的清水达10亿立方米,水质为二类至三类。2008年,洪湖湿地还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
此外,诸如洞庭湖实施退田还湖政策后,湖南省沅江市西畔山洲垸通过发展网箱养殖、果木种植、饲养牲畜等“适洪型”生产方式,不仅改善了生态环境,还使湖区农民增收超过3000元;山东省东营市确立“生态立市”的理念后,从恢复湿地生态入手,投资22亿元实施百万亩湿地修复工程,使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为中国沿海地区最大的海滩自然植被区,被誉为“东方湿地之城”。
“在满足人类发展需求的过程中,湿地始终处在‘前线’,承载着不断增加的发展压力。”
湿地国际首席执行官马德维克在去年举行的第二届中国湿地文化节暨亚洲湿地论坛上一针见血地指出。她认为,对于湿地最迫切和最重要的就是结合保护和发展的知识和专长,充分考虑保护与发展的双赢,明智地权衡利弊,寻找创新和持久的解决方案,以满足人类社会发展的各种需要。
“保护湿地生态系统,不仅关系到生态林业的蓬勃发展,也关系到民生林业的稳步推进。”国家林业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加入《湿地公约》就是要秉承公约精神,充分发挥中国履行《湿地公约》国家委员会的作用,高举生态和民生两面大旗,从湿地与人类福祉关系的层面,更加深刻地认识湿地的多种功能和巨大价值,推进湿地保护事业,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协调发展。
国际合作
为地球献礼

近年来,在中国履行《湿地公约》国家委员会各成员单位的通力协作下,中国的履约工作取得明显成效,国际合作交流取得显著成绩,从而在国际上树立了良好的国家形象。
“加强沟通、传递经验、分享体会,中国的湿地保护事业为其他国家提供了借鉴,其他国家和国际相关机构也为中国湿地保护、恢复、可持续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中国华人民共和国际湿地公约履约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说。
中国国家林业局先后与荷兰、美国、澳大利亚、德国等政府部门,通过资金和技术的引进、人员培训、互访等形式,在湿地保护方面开展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合作,促进了中国湿地保护事业的发展。
2008年,中美经济与战略对话中能源和环境合作框架将湿地保护列为五大优先领域之一,并形成“中美湿地合作十年行动计划”。于2009年开始参与国家林业局与美国内政部签署的“关于自然保护交流与合作议定书”附件十和附件十一湿地项目的执行。
从2010年到2012年间,澳方资助约150万澳元协助中国国家林业局开展湿地管理政策、指南与能力建设项目。项目5个技术成果:国际重要湿地监测指南、湿地管理计划指南、湿地修复以及国家湿地公园的建设和管理评价等,可能作为规范性文件或技术标准上升成为湿地保护管理制度。
在采访中,德国国际合作机构项目主任栾慎强告诉《中国绿色时报》记者,为期4年的“中德湿地生物多样性保护”项目将通过政府相关部门、土地资源和水资源使用者、当地社区、组织、企业参与湿地保护管理决策,极大地提高了湿地保护的有效性和合理利用。
“目前,就黑龙江三环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山东东营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展生态补偿的调研已经完成,并提出了初步方案;并与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共同开发出了GIS系统,以用于提高和加强保护管理。”栾慎强说。
此外,在与国际组织合作,包括非政府组织的合作中,中国湿地保护事业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湿地国际是第一个通过原林业部与中国政府达成谅解备忘录而成功地在中国建立办事处的国际自然保护非政府组织。
近年来,湿地国际中国办事处开展的UNEP-GEF泥炭地生物多样性与气候变化综合管理,中国生物多样性、湿地与河流流域综合管理,广东雷州半岛海岸带保护与红树林综合管理,增强拉市海高原湿地自然保护区的管理等项目均取得突出成效,尤其是在若尔盖项目区取得的初步成果为国家湿地保护工程的顺利实施提供重要的技术支持。
WWF中国淡水项目主任雷刚告诉《中国绿色时报》记者,WWF早在1996年正式成立中国办公室前就通过香港办公室在大陆开展湿地保护的相关工作了。
欧洲杯足球盘口,“《湿地公约》的初衷是为保护水禽的。”雷刚记忆深刻的是,2004年、2005年和2011年WWF与中国国家林业局共同推动并组织了3次长江中下游水鸟同步调查,系统地收集了区域内水鸟种群数量及分布数据,并于2004年发布了有史以来第一本总结长江中下游水鸟本底状况的报告,并推动了长江流域水鸟越冬地的保护区与黑龙江流域水鸟繁殖地的保护区建立姊妹保护区,促进了跨流域的广泛合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湿地公约履约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说,通过广泛开展国际合作与交流,近年来共引资超过3亿元,实施了涵盖湿地与生物多样性保护、湿地与社区发展、湿地与生态农业、湿地与人类健康、湿地与生态旅游等多个方面的国际合作项目,对于推进湿地保护与合理利用,改善湿地地区的民生,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2011年,中国首次发布的《中国国际重要湿地生态状况》显示,参与评估的36处国际重要湿地总体状况较好,其中33处为“优”、3处为“中”。
履行《湿地公约》20年来,中国不仅在国际合作中取得了显著成绩,还连续两届当选为公约常委会成员国,在公约形成相关决议过程中发挥了主要作用,并在亚洲履约中发挥了领导作用。
问路前方
保护征程远

不管是自然湿地保护、退化湿地恢复、湿地可持续利用,还是湿地调查监测,中国的湿地事业取得了长足进展。
然而,从全球层面来看,湿地面积减少、功能退化、生物多样性锐减等问题依然突出。正如联合国千年生态系统评估报告所指,湿地退化和丧失的速度超过了其他类型生态系统退化和丧失的速度。
尤其是当今世界高度关注的十大生态问题,温室效应、臭氧威胁、生物多样性危机、水土流失、荒漠化、土地退化、水资源短缺、大气污染和酸沉降及热带雨林危机,都与湿地面积萎缩和功能下降有关。
种种现象表明,作为国际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湿地保护面临的巨大压力和严峻挑战显而易见。
那么,中国如何才能科学、合理推进湿地保护事业发展呢?
湿地生态系统的退化或丧失通常取决于生态保护与社会经济发展需要之间的竞争,表象是矛盾、冲突,实质上是寻求平衡、兼顾。
从《湿地公约》倡导的“合理利用原则”来看,“绝对保护”和“无序开发”的理念在湿地保护领域都是不可取的,只有在保护的前提下,合理利用湿地资源,才能保证湿地生态系统持续发挥效益。。
中共十八大报告首次把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独立成章,提出必须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湿地公约履约办公室负责人认为,建设生态文明,是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的长远大计,不仅对湿地保护管理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也赋予了湿地保护管理工作者新的使命,管理者一定要转变保护与利用就是对抗、冲突的思维与决策定势,将十八大精神落实到实处。
雷刚提出了业界的看法,“中国湿地的数量已经有了大幅提升,因此在未来5年-10年间,首要的问题便是尽快提高湿地的质量,使湿地管理更加科学有效,达到国家或者国际相应的标准”。
“就类型而言,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滨海湿地的保护。”雷刚说,滨海湿地不但给中国沿海地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丰富的可利用资源,同时它又是全球气候变化的缓冲区和重要的固碳区,但由于管理的缺位或者地方经济发展所需,所以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滨海湿地的保护面临着严峻考验。
《中国绿色时报》记者从中国湿地保护工程规划中得知,“十二五”期间,中国将投资129.87亿元,初步建立起湿地保护管理体系,恢复、修复湿地11.65万公顷,初步扭转自然湿地面积萎缩和重要湿地区生态功能退化的趋势。到2030年,中国将建立起比较完善的湿地保护、管理与利用的法律、政策和监测科研体系,形成较为完整的湿地保护、管理、建设体系,使中国成为湿地保护、管理的先进国家。
“只有以十八大精神为指引,深刻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部署,加大湿地生态系统保护力度,才能为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贡献新的力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湿地公约履约办公室主任马广仁说。
20年履约风雨兼程,中国从加入《湿地公约》那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转折点开始,将法治建设、体制创新、科学修复、合理利用等融为一体,逐步形成国家、区域、部门、地方和项目区的多层次湿地保护规划体系,为湿地保护奠定了坚实基础。
20年履约春华秋实,中国人更加深刻地认识到,湿地不仅是生态、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柱,它更是人类文明的“摇篮”,成为人类文明的重要载体,成为连接世界各国的重要纽带,它的健康是华夏子孙的深切期盼,也是世界人民的共同愿景。

根据《庆阳市子午岭林区森林资源管护站建设规划(2011—2015)》,庆阳市林业局组织各林业总场,按照统一的编制提纲和建设要求,着手编制了2012年森林资源管护站项目建设实施方案。日前由市林业局会同市财政局下达了批复文件,同意实施墩儿梁等20个森林资源管护站建设项目。

中国林业网2月22日讯2月13日,广西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在自治区政府礼堂召开。领导小组组长、副组长,领导小组成员及成员单位联络员共计40余人参加会议。自治区副主席、领导小组组长张秀隆讲话,自治区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周光华主持会议,林业厅厅长黄显阳出席会议。会上,自治区林业厅副厅长陆志星总结了2010年自治区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成立以来广西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情况,分析了广西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面临的形势,与会人员讨论了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单位责任分工情况。张秀隆副主席强调:一要认清形势,充分认识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的重要性,增强防控松材线虫病的紧迫感,为全面防控松材线虫病疫情奠定基础。二要扎实做好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做好日常监测调查,及时发现与处置疫情;强化检疫执法,做好疫木监管;严格督查,年内组织开展一次全面督查工作,确保防控质量;加强宣传,营造良好氛围。三是全面落实松材线虫病防控责任。严格目标管理责任制,加强各级各部门间的协调配合,形成相关部门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协调配合、互通信息、齐抓共管的良好工作格局,建立和完善防控机制。

本次批建的森林资源管护站包括华池林业总场墩儿梁、九窑口、张湾梁、报社、梁咀、旧城子6个,合水林业总场六寸塬、三官桥、曹家寺、大树坪、金家砭、牙口、麻益7个,湘乐林业总场鲁家子、罗山府、九里沟、小坳子、武洛、白吉湖6个以及正宁林业总场黑马湾共20个。为确保建设质量和进度,批复还就项目建设、资金管理、竣工验收等提出了明确措施要求。该项目建成,将对改善子午岭林区国有林场森林资源管护基础设施条件,提高森林资源管护能力和促进林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均具有重要作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