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产频道报道,随着豆粕价格的冲高回落,趋势交易者正将手中的多头头寸转换成空头头寸。宁发饲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伟就是其中之一。“现在我半仓做空豆粕,如果后市反弹至10日均线我就加满,如果反弹至20日均线我就止损,一旦跌破4000元/吨,我就满仓做空。”张伟近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财商》采访时表示。 在今年的豆粕牛市中,张伟也曾参与并获利颇丰。当初张伟只是因为需要现货,习惯性地在5月订货,库存三个月用量,没想到豆粕价格一路飙升。后来豆粕涨到3600元/吨的时候张伟才恍然大悟,涨势真的来了,于是开始重仓做多。 “多头仓位在跌破10日均线的时候就都平了,平均获利450点,收益率约在120%以上。”张伟告诉记者。看到近期豆粕M1301合约5日均线已经连续下穿10、20、30日均线,所有均线斜率向下,可以确定为跌势成立,可以大胆抛空,严格止损,于是张伟在4050元/吨开始布局空单半仓抛空。 截至周四,豆粕主力合约M1301报收于4037元/吨,日K线收出六连阴,四个交易日跌幅接近5%。 豆粕进入淡季承压 豆粕空头排列虽然初现,但市场分歧仍较为严重。从基本面来看,虽然供应依然偏紧,但是豆粕消费进入了淡季,资金出现获利回吐迹象。 部分净多基金、大户资金集中了结离场。金石期货分析师高艳滨告诉记者:“最近一周,部分投资资金大户积极离开豆粕市场,导致期货价格表现格外疲软。正如今年的豆粕市场最初是由资金进入推动的一样,当前豆粕市场的压力点也主要来自于持仓量过重,存在资金了结风险。” 数据显示,如今M1301的持仓量保持在200多万手,依然处于历史高位。市场有人担心这200多万手多头到底有多少是真正愿意参与现货交割的,而这些持仓如果集中选择平仓退出则可能出现多杀多行情。 布瑞克数据库油脂研究员林国发表示,一方面,南美大豆上市前,国际大豆供应仍偏紧,造成国际大豆价格偏高。国内大豆进口成本高企,限制了豆粕价格大幅回落。四季度国内生猪整体存栏仍偏高,饲料需求旺盛,带动了豆粕需求,近期猪价反弹也在一定程度上使得豆粕高价得到传导。 另一方面,随着中秋、国庆生猪集中出栏,生猪存栏结构以中小体重生猪为主,加上存栏量下降,以及水产饲料进入传统的消费淡季,豆粕需求减少,采购量下降,造成油厂库存增多。此外,油厂加工利润转好,开工情况增多,豆粕供应增加,而下游采购减少,目前豆粕库存较过去一个月明显增加,部分油厂反映企业库存处于高位。这是豆粕短期承压的原因。 张伟认为,猪价开始反弹对于豆粕价格不一定有利。 “近期猪价开始反弹,我认为猪价跌豆粕涨,猪价涨豆粕跌。”张伟说,“况且美国豆粕暴涨有资金炒作的因素。炒作的原因就两条:干旱和库存下降。期货就是捕风捉影,实力为王,美豆粕从270美元/短吨拉升到530美元/短吨。”但是张伟提醒投资者,美豆即将上市,通常情况只要中国家买将大豆装船,往往就是下跌的开始。 短期以做空为主 高艳滨则表示,近期国内与CBOT大豆、豆粕市场均呈现相对疲软状态,这主要是由于在美国减产确定之后,市场已经缺乏新鲜信息指引,并且现在正处于大豆的收割上市季节,市场担心美国减产不会如预期那么严重,而南美作物产区天气正常利于播种,最近几周美国的大豆周度出口、周度检验、压榨等数据均相对较低,都给市场带来了轻微疲软的信号。 就目前市场的交易和发展趋势来看,高艳滨认为,豆粕的上涨行情如要延续,或价格再度接近或创出新高,则需要更新的诸如南美减产、美国大豆大量集中出口等利多刺激方能延续,而这是目前所看不到的。 林国发认为,短期豆粕仍有回落要求,10月下旬后投资者需关注南美天气。南美今年大豆播种面积大幅增加基本属实,剩下只是时间验证。但大豆播种后是否出现旱情,这将直接影响其产量。 “目前市场对南美大幅增产也已经部分消化。如果出现旱情,国际大豆再次上涨可能性较大。但如果无明显旱情,国际大豆则震荡走低为主。12月以后,豆粕将再次迎来需求旺季,届时国际大豆供应将成为豆粕走势的最为重要的依据。“林国发说。 按照目前情况,林国发判断到明年3月份南美大豆集中上市前,国际上大豆供应仍偏紧,因此短期豆粕的回落不宜直接判断是否牛市结束,但豆粕再次出现6~8月份那种疯狂上涨的可能性已经不大。 就最近市场的表现看,高艳滨认为,豆粕暂时仍维持在区域内运行。就大豆成本和现货厂商的心理价位角度衡量,该区域很可能在3900~4200元/吨。因此,未来一个月左右时间,投资者可以围绕该区域进行高抛低吸操作。

中国水产频道据生意社消息,根据往年的经验,每年9月中旬前后将是水产养殖的一个转折点,今年当然也不例外。在我国一年一度的水产养殖旺季基本宣告结束的背景下,作为水产饲料的重要组成部分———菜粕的需求也将逐步减少,同时,目前国内饲料企业库存维持在较高位置,也在很大程度上抑制目前以及后市菜粕消费的进一步增长。

截至9月16日,广东、广西进口加籽菜粕的价格已从前期的高位3050元/吨和2950元/吨,分别回落到2900元/吨和2800元/吨,平均跌幅为150元/吨;国产菜粕也从前期报价2850~2900元/吨下滑到现在的2750~2800元/吨,平均跌幅为100元/吨,成交价已跌至2700元/吨,个别地区跌破2700元/吨。

据了解,今年我国水产养殖业呈现旺季不旺的特点,多数养殖户只能维持保本乃至亏损的状态,养殖户对水产饲料需求的下降,继而影响到饲料企业对菜粕的使用量。

据悉,未来10天影响我国的冷空气势力较弱,我国江淮、江南以及西南地区东部气温较常年同期偏低1℃~2℃,气温降低对菜粕需求不利,而目前仍处于高位转折过渡阶段,市场对菜粕需求整体看淡的趋势比较明确,国内菜粕价格难有好的表现,因而长江流域菜粕价格难有大的变化。而我国秋菜籽产区菜粕要到10月中旬前后才会有相应的报价,整体对南方市场不会构成影响。

由于以上基本面因素起着重要作用,后期即使外围方面有利多因素存在,国内菜粕市场的上行空间也会相对有限。

中国水产频道据互联网消息,据深圳9月13日消息,一资深行业官员周四表示,中国今年四季度到明年初将面临饲料分供应吃紧的局面,因美国夏季极度干旱的天气导致大豆供应减少,而中国是最大的大豆进口国。

中国豆粕价格8月升至纪录高位,受美国玉米和大豆价格涨势激励。今年底豆粕供应进一步吃紧将推动猪肉价格上涨,并带动通胀走高。

中纺粮油进出口公司(ChinatexGrains&OilsImportandExportCompany)副总经理GuoFeng表示,从今年10月到2013年3月,中国大豆进口预计不会超过2500万吨,较去年同期减少320万吨。10月大豆进口降幅可能最高,预计数量将降至约250万吨,远低于2011年同期的380万吨。

“但在此期间豆粕消费仍然旺盛…生猪的供应仍将处于高位,”他在深圳举行的业内会议上说道。

10月至3月期间中国国内大豆压榨量料为2800万吨左右,大豆进口量为2500万吨,意味着压榨厂需要建立大豆和豆粕库存。

GuoFeng称,在南美大豆于明年初抵达市场前,供应吃紧的局面不会有所缓解。

贸易商表示,对于食品通胀的担忧可能促使政府开始释放大豆和菜籽油库存。中国将在10月宣布新的领导人,在此之前政府将确保食品价格稳定。

从去年底起,中国每两周举行一次大豆拍卖,今年5月投标数量猛增,因进口价格上涨。在8月16日的拍卖会上,大豆销售达到402,375吨的纪录高位。

一谷物贸易公司总裁EricZhu表示,“不断上涨的价格促使政府释放2010/11年度大豆储备。”

贸易商预期国储大豆库存多达1000万吨。在当前的拍卖中政府计划出售300万吨大豆,目前为止出售量为264万吨。

豆油市场的供应更好一些,因政府在食用油储备中拥有大量菜籽油,可以随时投放市场。

马来西亚和印尼的替代棕榈油供应同样充足。

中国国有食用油储备预计为550万吨,行业人士预期政府将释放一些库存,帮助抑制不断上涨的价格。

中纺粮油表示,从10月开始的2012/13市场年度,中国畜牧业豆粕需求将增长3%,低于今年7.3%的增长预估,并称2012/13年度大豆进口将达到6000万吨。

2012/13年度食用油需求料增加1%,而今年增速将持平。

相关文章